大学生向往的新兴职业:54%选择网红主播

这一边,高考生们的录取通知书已陆续到手。那一边,又是一个“史上最难就业季”,应届高校毕业生人数又再创新高。

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最新数据显示,2016年应届高校毕业生数量高达765万人,比2015年的749万人多出了16万人,也就是说,多了16万人一起抢饭碗。南都记者统计发现,自2001年以来,每年的应届高校毕业生数量处于连续增长之中,因此每年也都被冠以“最难毕业季”称号。

具体到广东,按照广东省教育厅厅长罗伟其此前在某会议上的公开发言,今年广东省高校应届毕业生比2015年增多逾2万人,达到53 。4万人。从就业方面来看,还有不少从外省入粤求职的人,总人数上将超过2015年的近80万人。

于是,有人当网红主播,有人去“间隔年”,有人已经结婚生子……

就业观已经开始在发生改变。根据Q Q浏览器近日发布的关于20 16高校毕业生毕业去向的大数据报告显示,国企、公务员、教师、医生,这些传统意义上的“好工作”不再是香饽饽,在毕业去向选择上,高校毕业生们越来越不一样,呈现出多元化、网络化、娱乐化的三大新趋势。

互联网造就新职业

“有同学还没毕业就去当了主播,自己在学校外面租了个房子当直播间,”广州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洪同学告诉南都记者,她身边便有不少类似案例,兴趣驱使,同学们的就业越来越不一样。Q Q浏览器的大数据报告显示,由互联网所催生的各种新鲜职业,应届毕业生们是踊跃的尝鲜者,在毕业生最向往的新兴职业排行榜中,有54%选择了主播/网红,17%选择了声优,其次是化妆师、游戏测评师等。

旗下有多个直播平台的天鸽互动总裁傅政军告诉南都记者,其旗下的直播平台上,便有不少是音乐学院、电影学院等的学生,其中还有不少是同寝室同学组团参与。

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新时代下,数据显示,有超过15%的毕业生向往创业当老板,互联网仍是首选,其中高达4 6%的人会选择海淘、O 2O、自媒体等新兴互联网创业项目。出人意料的是,还有1 8 %的人选择了农业类创业。

“间隔年”之风吹到中国

在欧美等发达国家已流行多年的“间隔年”风,现在终于吹到了中国。数据显示,毕业生最爱的毕业去向T OP5中,“间隔年”榜上有名,占比达到4.8%。所谓“间隔年”,是指毕业之后不直接工作,这一年的时间,常见的做法是用来旅行、当义工等。

从“间隔年”的旅行目的地来看,最热门前三位分别是西藏、四川和泰国。旅行之外,更多的年轻人乐意吃苦。报告显示,毕业生们更希望投身到国际化的支教、环保义工、医疗义工等公益行动中,其中选择“教育义工”高达76%。

华南师范大学的安同学已毕业三年,他当年便是“间隔年”中的一分子,拿到新西兰的w orking hol-iday签证。拿到这枚签证并不容易,每年新西兰给到中国大陆的w orking holiday签证仅有1000份,安同学说非常抢手,自己发动了全家一起帮忙,甚至香港的亲戚也发动了,才拿到这枚难得的签证。一年后回国,安同学结合在新西兰的“间隔年”经历,创业开店。

转自:http://tech.ifeng.com/a/20160725/44426495_0.shtml